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大陜西網|陜西資訊網 - 陜西綜合信息門戶網站
熱搜: 德力森 西安 陜西 2018 原漿啤酒
深入開展掃黑除惡 共建共享平安韓城
當前位置: 大陜西網 > 健康安全 >

同樣是晚期肺癌,有人能多活好幾年!原來和這個有關……

2021-11-04 23:35 [健康安全] 來源于:大陜西網 作者:秩名
導讀:受訪專家: 楊拴盈,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教授 吳芳,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腫瘤中心副主任醫師、副教授 據國家癌癥中心數據統計,我國每年新發肺癌患者約78萬,因肺癌導致死亡的人數約63萬①。不僅如此,我國多數肺癌患者確診即是

  受訪專家:

楊拴盈,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教授

吳芳,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腫瘤中心副主任醫師、副教授

  據國家癌癥中心數據統計,我國每年新發肺癌患者約78萬,因肺癌導致死亡的人數約63萬①。不僅如此,我國多數肺癌患者確診即是中晚期。

  為什么很多人肺癌一發現,就是中晚期?

  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楊拴盈教授介紹,“在我國,高達70%-80%的患者在確診時已是中晚期,錯過了治療的最佳時機。這也是肺癌在我國死亡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為什么這么高比例的肺癌患者發現時就是中晚期?

  楊拴盈教授認為,肺癌早期并沒有明顯的癥狀,像咳嗽、胸悶、發熱、食欲減退等,這些癥狀平時經常會遇到,一般人不會聯想到肺癌。

  其次,肺部本身是個特殊的器官,兩片肺葉待在偌大的胸腔內,肺部腫瘤要長到一定體積,才會壓迫到其他器官,出現類似疼痛、咳血等癥狀,有這些癥狀再去醫院檢查,往往已經是肺癌中晚期了。

  再有就是很多人沒有定期體檢的習慣,其實做次低劑量螺旋CT就能很好地篩查出早期肺癌。

  同樣是晚期肺癌,有人卻可以多活好幾年?

  “家屬在嗎?叫你的家屬來一下。”2019年,張宇(化名)被確診為中晚期肺腺癌,當時右肺下葉的腫瘤大小為6.5×4.5厘米,醫生評估,他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半年!

  由于沒有基因突變,張宇只能接受最傳統的放化療。放化療讓他喉頭水腫、肺纖維化、頻繁復發、藥物副作用帶來的重度皮疹、腹瀉,連褲子都沒法穿,最多的時候一天要跑十幾趟廁所。就這樣,在經歷了無數痛苦后,年輕的生命最終沒能戰勝癌細胞,永遠定格在了37歲。

  但并非所有晚期肺癌患者最終都是這樣的結局。2013年,51歲的劉淑文(化名)因為間斷性胸痛就醫,被確診為肺癌。當時全身PET-CT顯示右肺病灶有2.4×2.8厘米,雖然腫瘤不算大,但已經出現了廣泛淋巴結轉移,最后診斷為3B期的晚期肺腺癌。

  正當她心灰意冷之際,基因檢測結果卻帶來了好消息,EGFR 基因突變合并19外顯子缺失(Del19)。對于肺癌患者來說,這種基因突變有時候意味著“小幸運”,Del19陽性的肺癌患者,即使是晚期甚至已經發生了腦轉移,也可能多活好幾年,正因為擁有這一突變的亞裔患者臨床治療效果比較好,因此Del19陽性被稱之為“黃金突變”。

  醫生給劉淑文推薦了EGFR靶向藥,服用一個月后復查CT,病灶明顯縮小為1.5×1.8厘米,又用藥一個月,病灶縮小到1.6×1.0厘米。2014年原發灶做了伽馬刀放療,此后她一直服用靶向藥。2021年,她走過了整整8個年頭,她很慶幸自己沒有放棄,還回到了以前的工作崗位。

  擁有“黃金突變”是不幸中的萬幸

  楊拴盈教授介紹,EGFR突變有多種類型,其中19外顯子缺失(Del19)是EGFR常見的突變類型,該突變類型患者耐藥后T790M突變率高達73%②。

  一項10個國家/地區參與的回顧性真實世界研究結果顯示,Del19突變的亞裔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一線進展后發生T790M突變,使用二代EGFR靶向藥阿法替尼序貫三代EGFR靶向藥奧希替尼,患者中位總生存期高達45.7個月③。這也是為什么大家說擁有“黃金突變”(指19外顯子缺失)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不幸中的萬幸。

  楊拴盈教授分享了一個他印象很深的患者案例。“一位40多歲的大學老師,一發現就是四期肺癌并伴有肝轉移、骨轉移。我就給她用了阿法替尼,因為她是19號外顯子缺失。開始用全劑量40毫克,結果她耐受不了,又減到30毫克,然后就耐受了,治療效果非常好,無進展生存期兩年多。在出現耐藥后,我們給她再做基因檢測,發現她出現了T790M突變,就用上了三代靶向藥奧希替尼,到現在已經七八年了,患者的情況還一直比較穩定。

  楊拴盈教授說:“對于晚期肺癌病人,我們所追求的不僅僅是保命,還要用醫學手段,盡可能延長生存期和無化療期,給后續治療留存空間,以等待更好的臨床實驗結果和新的治療方法或新藥物。”

  肺癌已經進入精準治療時代

  事實上,對于發病率和死亡率都居首位的肺癌,臨床治療方法比較多樣化。楊拴盈教授介紹,最經典的治療手段包括手術切除、放療、化療,還有現在的精準治療手段靶向治療與免疫治療。

  不僅如此,目前在所有的惡性腫瘤中,肺癌靶向治療研究較多,不斷有新的靶點被找到,新的靶向藥物問世。特別是對于晚期非小細胞肺癌,靶向藥物的出現改變了這類肺癌的治療模式,鎖定癌細胞上特定的靶點,進行精準打擊。

  楊拴盈教授介紹,肺腺癌亞裔人群EGFR突變率較高,可達到50%-60%,所以,我國肺腺癌病人有較大的比例能從靶向EGFR的藥物中獲益,從而免去放化療之苦。目前針對靶點EGFR的藥物很多,已經獲批上市的EGFR靶向藥已有8種。

  肺癌靶向治療,要避免這5個誤區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選擇精準治療時,許多患者還存在一定的誤區。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腫瘤中心副主任醫師吳芳教授根據多年的臨床診療經驗,總結出肺癌患者在靶向治療時最容易犯的5大誤區:

  誤區1:“盲吃”靶向藥

  靶向藥之所以可以起到良好的治療效果,最重要的是有精確的靶點。但一些患者不想做基因檢測,就直接“盲吃”靶向藥,這樣不僅會延誤治療時間,還會帶來經濟上的浪費。

  誤區2:必須按一二三代順序用藥

  很多患者認為用靶向藥就要按順序來,先用一代,再用二代,再用三代。實際上,目前臨床的主要治療策略不一定都是按順序的,有以下幾種方式:一是先用一代靶向藥,耐藥后,如果有T790M突變的患者就用三代;第二種策略是先用二代靶向藥,出現耐藥后,如果患者有T790M突變,再用三代;第三種策略是直接用三代。醫生會根據患者的個體情況,個性化地給出用藥策略,患者還是要聽從醫生專業的建議。

  誤區3:沒有不舒服就不用定期復查

  對于服用靶向藥的患者,醫生會建議定期到醫院復查,特別是晚期有突變的肺癌患者,一般兩到三個月要復查一次。但有些患者覺得我沒有不舒服,就不去檢查,很可能在這期間耐藥就悄悄發生了。靶向藥耐藥不是憑患者的感覺,而是要根據CT的檢查去評判腫塊到底是增大還是縮小了。因此,規律的復查,是醫生觀察治療效果并及時調整治療方案的必備一環。

  誤區4:靶向藥副作用不大,要堅持扛住

  靶向治療總體來說比化療的毒副作用小很多,但是也有一部分會出現嚴重的副反應,如間質性肺炎、心律失常等,這個時候就需要緊急處理,并且要停藥。還有一些比較常見的像皮膚、腹瀉、甲溝炎等,很多患者是需要去做一些對癥處理的,不能扛住不管。即便因為副反應而減量,也不要擔心會影響療效。醫生會科學地兼顧藥物的療效和安全性,而不是顧此失彼。

  誤區5:基因檢測做一次就夠了

  在靶向藥物治療前,患者都會進行基因檢測,但并不是只做一次就夠了。特別是對于EGFR突變陽性的患者,在整個治療過程中,需要多次監測耐藥突變,比如用了一代藥物后,下一步又出現了哪些突變,基因檢測的結果會幫助醫生評判后續還能不能用三代靶向藥。

  吳芳教授強調說:“精準化、個體化、全程管理,是肺癌靶向治療最重要的三大原則,只有遵循了這些原則,患者才能獲得更長的生存期,擁有更佳的生活質量。”

  參考文獻:

 、2015年中國惡性腫瘤流行情況分析[J].中華腫瘤雜志,2019(01):19-28.

 、贘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2017 Aug;12(8):1247-1256

 、跰 J Hochmair et al. Sequential afatinib and osimertinib in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positive NSCLC: final analysis of the observation GioTag study. Future Oncology. (2020)

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
廣告位
特级国产午夜理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