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大陜西網|陜西資訊網 - 陜西綜合信息門戶網站
熱搜: 西安 陜西 原漿啤酒 德力森 雪芝露
深入開展掃黑除惡 共建共享平安韓城
當前位置: 大陜西網 > 陜西資訊 > 市縣新聞 >

寶雞石鼓山西周墓地考古取得重大發現

2013-12-31 10:28 [市縣新聞] 來源于: 中國文化報 作者:燕婷
導讀:12月27日,記者從石鼓山西周墓地考古發掘現場獲悉,8壁龕墓已發現49件青銅器,其中最新發現的一個龕中竟然有兩簠、兩鼎、四簋和一鈴的器物組合,如此奇特而罕見的組合為考古學的青銅器研究等提供了嶄新的資料。
在發掘中的寶雞石鼓山M4號西周墓葬分享到
在發掘中的寶雞石鼓山M4號西周墓葬

 

位于陜西省寶雞市的石鼓山是“十面秦石鼓”初置和被發現的風水寶地。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這里不斷發現新石器和商周時期的諸多遺存,被視為商周考古的重要基地。12月27日,記者從石鼓山西周墓地考古發掘現場獲悉,8壁龕墓已發現49件青銅器,其中最新發現的一個龕中竟然有兩簠、兩鼎、四簋和一鈴的器物組合,如此奇特而罕見的組合為考古學的青銅器研究等提供了嶄新的資料。

  M3、M4墓葬極為相似

石鼓山西周墓地位于陜西省寶雞市渭濱區石嘴頭村。2012年,當地村民在開挖房屋地基時發現青銅器,立即報告文物部門。隨后開展的搶救性考古發掘,使一個埋藏了眾多珍貴青銅器的商末周初貴族墓葬群重見天日,其出土的289件青銅器,包括了罕見的青銅器“禁”和“高領袋足鬲”,被認為是我國商周考古的一次重要發現。2013年8月起,為進一步深入研究寶雞地區乃至關中地區商周考古學文化,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寶雞市考古研究所以及渭濱區博物館聯合組建石鼓山考古隊,開展寶雞石鼓山西周墓地的考古發掘工作。

在全面考古勘探的基礎上,通過發掘,考古人員在距離M3墓葬約10米處的地方發現了保存完好的M4中型墓葬,這也是此次石鼓山西周墓地中最大的一座墓葬。該墓葬呈長方形,深8米、寬約4米,為豎穴土壙墓,口小底大,棺室周圍有熟土或生土二層臺。屬于單人葬,頭向一般朝著地勢較高的方向,有東向、南向及西北向。葬具均為木質,隨葬品一般置于頭部附近的二層臺或壁龕內。

“目前,M4號墓葬已基本完成東壁3個壁龕的發掘清理及相關信息的提取工作,西壁K7號、K8號壁龕1/2的發掘清理工作也已完成。”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商周研究室副主任丁巖說,在K7號壁龕內,除發現了許多貝幣、串飾組件和一件長方形石器之外,還發現了動物骨骼,其中一個長20多厘米的類似;蜓虻睦吖,讓人不禁聯想到去年M3號墓葬中,也同樣出土過羊骨的情形,這說明兩座墓葬的形制、結構極其相似,墓主之間可能有著密切關系。

下一步,除了繼續完成墓室的發掘清理工作之外,考古人員還將對墓室北壁的3個壁龕內脆弱質地(玉、貝等質地)的文物進行現場加固和保護,以便今后采取適當的保護方式進行異地保護。

 M4墓主很可能為女性

通過對墓葬和壁龕內文物的仔細查看和研究,“此次發掘的石鼓山墓地約為商末周初時期,與去年發掘的M3號墓葬屬于同一墓葬群,距今已經3000多年。”北京大學中國考古學研究中心主任徐天進說。由于目前考古工作正在進行之中,墓室下部的棺槨等仍處于未發掘狀態,因此,該墓葬的主人究竟是誰,仍是個未解之謎。

“M4號墓葬中出土的刻有龍紋的四角青銅簠,目前除了故宮中有一件傳世品之外,這是西周早期考古的首次出土,十分罕見,不僅如此,在該墓葬中同樣發現有去年M3墓葬中的高領袋足鬲,由此可以推斷,墓主人的身份極其尊貴。”徐天進說,如果按照常見的西周墓葬標準來判斷,這相當于諸侯國國君的級別,但由于其處于商末周初改朝換代時期,因此墓葬主人的身份目前還難以斷定。

“而從出土的器物中可以看出,器形主要有鼎、壺、簋、罍(léi)、甗(yǎn)等,其特點可以說是酒器少而食器多,且從未發現兵器,據此我們推測,該墓葬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一位女性。”主持考古發掘的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占奎說。

至于墓葬主人究竟是男是女,它與去年發現的西周早期高等級貴族戶氏家族M3墓葬之間又會有著怎樣的聯系,考古專家預計,未來幾天會把發現的青銅器等文物進行提取,然后對棺槨部分進行考古發掘。棺槨發掘出土后,通過對尸骨骨骼的檢測和DNA提取等現代化的考古手段,墓葬主人的身份便可呼之欲出。

  奇特的青銅器組合

截至12月27日,石鼓山西周墓地M4墓葬中共出土了49件青銅器,其中一個龕墓中的兩簠、兩鼎、四簋和一鈴的青銅器組合特別令人驚奇,因為青銅器在商周時期屬于奢侈品,其排列組合一般比較講究,有一定的規律性,而這種組合的出現以前甚少見到。其中兩件青銅簠屬于首次考古發現,四簋中的一件球腹簋圓形小蓋、球形深腹、附龍形雙耳,也十分罕見,三件盆式簋,也與其他龕內的簋明顯不同。

考古專家還發現這些青銅器良莠不齊、來源不一,有些是本地鍛造,有些則是外地鍛造,其中大部分產自河南安陽。據此,徐天進推測,這些隨葬禮器很可能是墓主親友參加葬禮時送的禮品,相當于今天的“隨份子”。條件好一些的親友,送一些貴重的禮器,條件一般的親友,或許就送一些普通的禮器。

從史料記載來看,青銅器在商周時代屬于國之重器,更被人們視為權力的象征、身份和地位的標志。在當時,什么等級的人使用多少件青銅器,都是有著嚴格的規定。因此,盡管商周時期是青銅器的繁盛時代,鑄造出來的青銅器的數量、種類之多都是空前絕后的,但是作為祭祀時所用的一種特殊用具,青銅器在當時社會上的普及程度并不高,一般僅出現在統治階級和貴族階層的生活領域。

如果說該墓葬的主人屬于貴族階層,根據當時的青銅鑄造技術,又怎么會出現如此良莠不齊的青銅器?不僅如此,M4墓葬中發現的兩件小型犧尊同樣讓人費解,經考古專家初步判斷,這兩件小型犧尊應該是商器,藝術價值很高。據專家介紹,周人一般都是通過戰爭獲取商器,也可能通過商周之間的聯姻以及其他各種關系取得,該墓葬中的商器究竟是戰爭繳獲,還是饋贈所得,仍有待于進一步的考古論證。

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
廣告位
特级国产午夜理论不卡